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禅心牧云的原创诗歌

生命在低处,灵魂在高处。

 
 
 

日志

 
 
关于我

本博图片大部分来自百度或网易博间。谢谢原作者。本博文字均为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谢谢!

网易考拉推荐

2015年8月自选诗 文//禅心牧云  

2015-10-26 09:00:24|  分类: 原创诗歌小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15年8月自选诗  文//禅心牧云 - 禅心牧云 - 禅心牧云的原创诗歌
 
2015年8月自选诗
文//禅心牧云

此刻的天空

文//禅心牧云


所以  当你看到白云飘飘时

别以为你懂得了天空

这只是它的一面


比如此刻  它淋漓的哭泣

俨然倒挂的河流

唯有大地可以托起那种颤抖

将泥沙带走  排出毒气


一向微笑的她 发丝散乱

伏在我肩上 

泪滴不断打我手背

在深不可测的红尘  受了多少委屈


嘘 安静 

聆听她的心声 即是站在同一阵营

不必解释  这之后

看某些风声  悄悄长高


2015.8.1于天津


烟雨中,不慕江南

文//禅心牧云


石子路   雨燕低旋

不时滴落的琥珀

以及含黛的远方

烟雨中 我北方小镇 依稀江南  

凝初识的釉彩  细致的纹理

直指某年某月某一天


微风忽起  我咬咬下唇

一些人 注定擦肩

看看 已是经年  

光阴  却从未停止流转

为梦画一个句点

烟雨中   大步前行  不慕江南


2015.8.3于天津


路遇

文//禅心牧云


这样的路遇  

忽然忘记了思考

什么博同情  甚或拐骗

都不在服务区

伸手摸出一枚硬币  

俯身轻轻放下

他残缺的右腿  

以及嗷嗷哭泣的幼子

已喊出我的眼泪

我没有去等 谢谢

快速逃离  

逃向深不可测的生活

在弱势面前 

我们常常  来不及辨别黑白


2015.8.3于天津


途中观雨

文//禅心牧云


我静止  窗外的林木扬着衣袂

一朵雨云的尾音 

用一个上午 覆盖平原

细小的河流

护着鱼与飞鸟的爱情

红灯停 我同一个眼神

冷不防交换了心情  

假想诸多片段  不觉哑然

世界很大 脸谱众多 对于人心

我始终无法 提交正确答案


2015.8.4于天津


纸上春秋

文//禅心牧云

 

历史 或缄默 或喧嚣

一些黑脸 白脸 隐于其后

终尘封于一纸黄卷

纸上 可以轻走春秋

 

在人间 远古难溯回

倘若 关心神农尝百草

坐看 夏桀如何失了江山

与四大名著论短长  

须相拥 薄纸厚墨

 

上下五千年  江湖风云变换

旌旗猎猎  朝野纷争

谜一样 锁进典籍史册 等人来破

白纸黑字 乾坤既定

任谁 搅乱了寰宇 也不能扭转

 

纸能录史 亦能覆史

野苑奇葩 偶有端坐春秋 供人谈资

人世真真假假  纸上竟不能免俗

 

薄纸  载得动厚重光阴

采撷光 辨是非 明曲直

让干枯的心 托住沉重的红尘

 

一念喜 一念悲 功过待评说

掩卷  纸上春秋  平静如湖

岁月  沧桑依旧

 

2015年6月11日于天津


立秋

文//禅心牧云

 

勿须多言  万物自顺其宗

站在来路上  呼吸第一抹清爽

立秋  醒在梦的出口

无声无息  只暗中布施金色香气

 

北斗起落  清露折返

对镜梳妆之人  平添几许优雅

夜闻寒蝉  犹笃定神思

将骨骼内的火焰 拨了又拨

 

偶尔会担心鸿雁

向南  划出越发遥远的弧线

而我野草般的目光

难以遮掩  对你的深深眷恋

 

选定一朵  能托起心事的白云

从嶙峋里 漾出微笑

为流转的光阴 着悠悠底蕴

领下天地的圣旨  圆满这从未圆满的红尘

 

 

2015.8.6于天津


鱼说

文//禅心牧云


水的动荡  即是我的尘世

平静是我的内心  悄悄筑起的堤岸

将烦恼  化于风的无形


我有翅膀  翔在冷寒而漆黑的水底

众多的水域 属于我的仅仅逼仄一隅

但我不能伤感 努力用七秒忘记

不停奔忙 为那可怜的食粮

收敛高贵 容忍各种不平

远离重重危机


那挂着香饵的钩 

常常觊觎我闪光的鳞片

而我醒着的灵魂  更朝向大海的广阔

我愿意  聆听月光

让她的柔波    扶起我的今生以及来世


 

2015.8.7于天津


鱼说(二)

文// 禅心牧云

 

涛声未老  尘世还在

从刀尖上转来

压得住这水深  绝口不提前世

 

令人艳羡的自由  飞鸟一样

但人心 从来难以还原生活的全部

暗处的箭镞  裹着蜜的毒液  伺机而动

 

鱼 将泪滴  在清澈里洗白

并顺便 将养育了灵肉的故乡

又爱了一遍

 

不烧香 不拜佛  黑夜里  守住信仰

弱小就弱小吧  还好

鳞片 映衬了高贵月光

 

鱼啊  我庆幸

此刻 同你一起游走在时光隧道

并能与你 轻轻交换悲欢

 

 

2015.8.10于天津


夜听落花


文//禅心牧云

 

静谧的夜  世界被风儿催眠

此刻 谁也不知道 一朵花走完它的一生

如同断了的琴弦 在大地上 

回响着绝唱

 

丢失了 曾经的三月  以及嘉许的目光

再不能为蝴蝶筑梦 不能吐出香气

那空空的枝 举着莫可名状的疼

在月光下 摇晃

 

我无法还原它的思想

却看到 那碎瓷一样的灵魂

完成了一次痛苦的穿越

悄悄 跃上了另一处花苞

 

擦去眼角的清泪

读着兜兜转转的时光

忽然觉得  那么幸运

仿佛得了佛陀的指引

看似短暂  却无生无灭的生命

在某一时刻 抽离红尘

同时 捧起更深的未来

 

2015.8.12于天津


谁不是血肉之躯

谁在危难面前不是夺路而逃

谁的生命不是仅有一次

 

然而  在大火面前 消防兵

却迎着火光  冲上去 冲上去

这一冲  有可能就玉石俱焚

但是别无选择  险情就是命令

抢救人民的生命财产  是天大的事

 

以仅有一次的生命

对抗万千不舍

他说  如果我死了  我爸就是你爸

记得给我妈上坟

这样的话语  谁能不动容

 

和平年代  谁是真英雄

揣着年轻而无惧的赤子之心

为你我的平安  筑起淋漓的长城

祈福吧 我们深深祈福

惟愿

生者坚强 逝者安息

 

2015.8.13.18点初稿于天津

 

为我的家乡塘沽祈福~~向消防兵致敬~~

 


一棵西番莲死了

 

文//禅心牧云

 

一棵西番莲死了

干枯的枝叶 引发忧伤

是不是环境太恶劣

 

竟然没等到它开出妖艳妩媚花朵

世界就是那么不公平

殷殷的希望  倏然破灭

 

老王倾尽全力  把唯一的儿子培养成优秀的人

因为一个突发事件 年轻的儿子为国家献出了生命

有人说 令人扼腕  有人说  死得其所

老王哭瞎了双眼  一天天熬着日子

都说人定胜天  天意也弄人啊

或者死于秩序 或者死于维持秩序

 

离开的  将不会再有眼泪

活着的呢

该拿什么来疗伤

 

2015.8.14于天津


埋单

文//禅心牧云

 

第一时间冲上去的

也第一时间倒下

再次冲上去的  紧跟着倒下

一个个鲜活的生命 为一场事故埋单

 

巨大的蘑菇云 这邪恶的魔王

谁亲手将它带来人间

谁在暗中窃笑

谁将心存大爱的人推向深渊

 

我们需要英雄保护

但是 英雄也需要我们心疼

都是血肉之躯 都被父母亲人爱着

都怀揣着月光

 

站在高处的目光

能不能体恤一下小民的悲喜

别让权力成为刀俎

谁为烈士仅有一次的生命埋单

谁为芸芸众生里的小我埋单

 

215.8.14于天津

 

这个早晨 我还在

文//禅心牧云

 

可以上班 吃饭  观景  思考   多么好

耳朵  忽然被空气的沉重击中

那么多无辜  瞬间离去

我瘦弱的笔 习惯了风花雪月

却不得不直面生离死别

灾难  常常摧垮宁静

他们的疼痛  也是我的疼痛

 

一些人  来不及跟明天说再见

如失水的鱼儿  诀别动荡的生活

最后一次想念河流

而河流此后的枯槁   谁人能懂

老天缄默  盖住大部分真相

浮出些许  无关痛痒的泡沫

而人们 一直信赖的风 摇摆不定

 

唯有祈祷 祈祷灵魂走好 

祈祷灾难不再重演

我们这同样飘摇的弱者

努力赶路 赶未竟的路

接受各种 路不平

或潇洒  或憋屈  愿都能避开天灾人祸

 

2015.8.18于天津


文//禅心牧云

 

一种愉快  在山水之远流动

说着说着  夕阳西下了

星星 调皮的样子  是你吗

孤高的诗   撩动你苍老沉寂的心

 

我的情诗   已沉睡太久 

柴米油盐将它们腌渍

字句之间   浸染咸涩的味道

 

今天以后   你逗醒的那些花朵

聚集成雪片  纷纷坠上甜蜜的香气

再配上鸟啼虫鸣  以及各种新鲜的隐喻

 

向同一个方向飞

跌进   窗前那个遥望的眸光 

那么远  那么近

 

2015.8.23于天津


 处暑

文//禅心牧云

 

 

伫立水边  用目光揽住黄了尖尖的草木

一场及时赶来的雨  慢慢洗着那些颜色

不久以后  便献出明亮的歌声

 

比如玉米  大豆  高粱  纷纷登场

晒在秋阳里  如同我们的爱情

收在共筑的爱巢里  让它慢慢变老

 

只为春天里许下的诺言 

富有或贫贱  健康或疾病  双手

都紧紧牵着  不离不弃

 

当霜雪带来寒冷  当西风阻断路途

别忘了  你还有我  我还有你

处暑不语  默默结一世情缘

 

虽然  你从不舍得放下你的五音不全

我也不肯丢掉  忧伤的诗行

但  月光抛下的红绳  不问季节  一直柔柔缠着  绕着 

 

2015.8.23于天津


连雨天

文//禅心牧云

 

一连三四天的雨  将她的心情淋得透湿

眼睛  也蒙上忧郁的乌云

她的身体   隐藏太多的苦水

天空哭泣时   争相跳出体外

 

那些并非偶然的碎玉 

一些抛入江河    一些深埋地下

无论如何   都以倾吐的方式排毒

再凝视远方   看流水化去般若

 

前世的罪孽   有着痣一样印迹

在爱面前  一次次磨合  一次次妥协

雨水淹没泪水   弹出世外   与空灵相接

灵魂  也打坐莲台  修山水不动的空心

 

其实    人生何尝不是一场炼狱

或得不到    或不懂得   ···

都是病态  是错缘  一个人做了另一个人的囚徒

却不愿舍  不可舍   只待天晴   交出洁白鸽子 

 

2015.8.26于天津

 

诗品

文//禅心牧云

 

爱一种事物  希望她活出自己的精彩

譬如露珠  雨滴 愿弹拨最美乐律

云朵  鸟翅  愿湖水映衬悠然倒影

 

诗歌  则心血培育  愿结出珠玉

当肉身随风  灵魂歌唱

很久很久以后  世界变了模样  依然有人捧起

呼吸我曾呼吸的香气

或为若隐若现的星光  加一点萤火

跟时光一起  穿越永恒

这些  即使是梦  也莲花般纯净美丽

 

绝不会  仰仗驭文弄字的小小技艺

偶有灵光闪现  大写特写下半身  哗众取宠

玷污历史洁白的纸张

那些人  在月光下

可有想到  为李杜诗篇哭泣

为赶路的  迷茫的灵魂买单

 

醒醒吧   不是所有的东西存在即合理

被邪恶掌控的笑声  会是合理的么

世界仅有这么大  阴暗面大了  光明就小

驱除心魔  阳光就住进心中

 

并且 谁不希望

所爱  飞得高  走得远

而不是  站在多数人的不齿里

人品即诗品  不为围观者众  只为生命本真

 

 

后记;读某知名诗人文字,良莠不齐,扼腕叹息···

掩卷沉思,如果星光可以照亮别人,我绝不用邪恶之火···

 

 2015.8.29于天津


2015年8月自选诗  文//禅心牧云 - 禅心牧云 - 禅心牧云的原创诗歌

 


  评论这张
 
阅读(243)| 评论(4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